企业新闻 Corporate News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与活动 > 企业新闻

蒙清农业与田园东方签订合作协议,将在清水河打造田园综合体

Time:2019-01-28 浏览次数:1390次
T

在2019年1月19日清水河县乡村振兴发展论坛暨项目合作签约仪式上,田园东方创始人兼CEO张诚发表《在地创生 区域发展——田园东方的田园综合体实践》主题演讲。


为什么中央提出的是“乡村振兴战略”,而不是“农村振兴战略”等其他概念?要找到激活乡村振兴这盘大棋的有效路径,有必要首先对农村、乡村、田园的概念进行重新梳理,发现“乡村振兴战略”概念背后顶层设计中真正的逻辑。

乡村,指村庄,是行政区域名称,乡村是放在城乡关系中来看。农村,指从事农业生产为主的劳动者聚居的地方,农村是放在产业关系中来看。

事实上,乡村并不是只有农业,只提供农产品。但是非农产业被视为乡村的副业,这在中国大多数乡村的经济结构中是实际情况。农村这个说法之所以流行起来,和现代国家工业化的目标是密不可分的。

从这个角度理解中央提出的“乡村振兴战略”,可以发现:首先,这一战略着眼的是乡村整个社会的发展,而不是只着眼其中的产业;其次,这一战略的导向也并不拘泥于“农业”、“农民”,而是允许乡村可以有其他产业和从事非农行业的人;最后,乡村这个词,还体现出这里应该是人民安居乐业、美好生活的地方,甚至是源泉、归宿。

所以,“乡村振兴战略”这一概念的背后,反映出中央“跳出三农看三农”的高屋建瓴的战略意图。与之类似地,“田园综合体”的概念之所以区别于“农业综合体”、“村落综合体”等概念,也是因为“田园综合体”是在一个宏观视角下提出的乡村振兴的可操作样本。

田园,除了可以理解成乡村场域,还可以是一种风格和状态。这种风格表达着美好生活的载体。所以,田园综合体,也意味着不要拘泥于传统农业,而是基于农业的美好产业;符合条件情况下,还可以不要局限于农业,而可以是综合型产业;在开展模式上,也可以不限于农业行为,而是规划、投资、开发、运营的复合行为;在视角上,不是固守固步自封一方农村,而是认为乡村是城乡平等、城乡融合的人民的美好家园。

从“点、线、面、体”的思维逻辑来分析,农业是个点,农村经济发展是个线,三农社会发展是个面,国家城乡经济完整体系是“体”。单纯看“点”,是很难找到答案的、实施有效发展路径的,所以我们的眼光要看向“线”、“面”,而国家是站在“体”的视角,提出“战略”的。

在当前一定的时期,解决农业问题要不仅仅要关注农业本身,更要关于与三农相关的其它行业领域。我们不仅要看见农业,还需要看见农业背后的土地、土地上面的人、人需要的生活、生活身处的三农社会、三农社会需要的经济发展、经济发展需要的产业路径、产业发展需要的要素资源、要素资源需要的政策、政策带来城乡融合的资源、各种资源调配需要商业模式、商业模式需要一揽子考虑农民、集体、政府、企业、消费者和金融机构的多方利益,并且让这些在协同中携手实施。

”张诚表示,“在农村,大范围里看,产业选择只有农业、旅游,结合社区建设。”这就是田园东方所说的“农业+文旅+社区”的田园综合体模式。

那么,究竟田园综合体是如何做到乡村振兴的?张诚提出了“田园综合体三农生态生长模型”。

一、首先,在田园综合体规划和运营中,要立足形成农业产业园区

在农业生产的前端,做农业产业基础设施规划建设(如常说的七网建设),做农业种植分区,做科技品种规划,形成现代化科技农业;在生产过程中,通过示范种植引领,过程品质管控,形成园区统筹管理;在农业生产的后端,打造农产品品牌,建立渠道,开展市场营销;因企业化介入,加之与地方合作,就有可能形成基于资金、管理、品牌等系列战略能力的农业产业园区。

二、同时,形成农业产业链延伸,发展特色农业、循环农业、创意农业;包含精品农产品生产、加工和农产品品牌化创意研发;叠加发展休闲农业,有条件时甚至可以发展有规模的旅游度假产业;发展农业服务业,包括农业物联网和金融服务,开展品质检测服务,发展农业物流商贸。

三、与此相伴,建立乡村社会治理新元素、新秩序。呼应上述产业,并在上述产业推动下,营造形成乡村产业社会新格局。

具体来说,包括:

农村要素改革和产业重新规划,使得一系列需支持型项目得以实施,例如开展基础设施建设、土地流转、土地整理、承包地改革利用、集体用地合规情况下改革利用等;

引进新的企业和人才,包括新农人、新农企、新农业,也包括乡绅乡贤和乡村创客;

建立新型生产关系,包括推动合作社实体化、实力化,在产业规划和具备有效商业模式的前提下,使得农民、集体可以与企业、金融机构等新资源形成多层次的合作;

最后形成的局面,要能够统筹协调农民、集体、政府、企业、消费者、金融机构这六方。也就是田园东方常说的,田园综合体是在乡村发展中的一个剧本,这六方是需要被平衡的六个演员,平衡好了,这六个演员才能够可持续地揉转出演,完成这一场“大剧”。

四、在上述基础之上,乡村由包括农民、集体在内,并带着多方新型主体合成的社会,形成乡村秩序的主体参与者。乡村的物质和精神文明得以全面发展,乡村从而形成“新社会”。

田园综合体模式下的田园社区致力于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田园社区为原住民提供现代化又不失实用的新居所,为新住民提供城市生活中体验不到的乡村小筑,为游客提供舒适有风情的度假酒店。而这三类建筑、这“三个人”,并没有被割裂,而是同处于一个有着乡村美感的田园社区,同时享受完善的基础设施和周到的公共服务。

田园综合体开展田园社区建设不局限在硬件和保障设施,更体现在“三个人”的精神文化生活。以无锡田园东方为例,项目特别注重打造文化生活业态,例如田园大讲堂、田园生活馆、拾房书院、拾房市集,拾房手作、拾房咖啡等,并定期举行田园音乐节、拾房夜话、田园大篷车等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保留原乡文化乡愁的同时,注入现代文化元素,有效提升了原住民、新住民和游客的文化生活水平。

总体上,我们可以用一张图表来清晰地表达田园综合体农业、农民、农村社会经济全面发展的生态生长模型。田园综合体的核心是农业和三农。针对“三农”,田园东方给自己的目标是,要在“农业”上集中利用土地资源,提高生产效率;在“农村”二字上改善生活设施,融入都市文化,建设美丽乡村;在“农民”上给包括原住民在内的居民提供就业岗位,吸引农村劳动力成为农业产业工人,提升农民素质,增加农民收入。

田园综合体的目标,是实现地方社会经济全面发展。在上述模型中,我们可以看出,这个终局的形成,是多方参与、过程发展的结果,并不是单靠政府、单靠农民能够完成,也不是绝对地说由谁牵头就能够完成,更不是通过招商由某个企业来主导完成的。而是要形成共识,构建一个多方利益共享共生的画卷。政府对需要补贴支持的部分作补贴支持,对需要改革和重新规划的给予产业政策引导,然后由各方主体发挥所长积极参与创造,形成我们也可称之为田园综合体的“新结构”。这个新结构是战略,随后还要有空气土壤让这个战略落地,还要有“想干、敢干、能干”的各方主体拼力执行,相互协力支持,最后方得成功!

田园综合体是国家绿色发展理念的生动实践,也是一个按照自然规律和社会经济规律运行的绿色发展模式。现代的田园综合体,围绕原有的自然景观,按照生态学原理去设计和建设,不破坏环境,实现原有的自然景观的延伸。它在自然面前保持谦逊,其田园风光、乡野氛围,加之优良的生态环境和循环农业模式,构成了农商结合、城乡结合、人与自然结合的地域复合小社会。

田园东方的项目都要求与三农之间形成紧密的合作,例如有条件的项目与当地合作社形成合资合作的共同主体,这就使得田园东方更有可能突显“田园综合体”概念,更有可能推动农业及三农社会的生态生长。

而在田园东方“农业+文旅+社区”的田园综合体模式现代农业,是田园综合体模式中最重要、最基础的产业,如果田园综合体中没有现代农业,那么这样的“田园综合体”就只是小意义上的“农家乐”。田园东方通过成立农业公司,用企业化思维与农村合作社、农业生产企业、农业服务企业、农户、职业农民多层级合作,建设现代农业产业园为代表的各类农业形态,切实提高项目地农业中单位面积作物科技效益、产出效率、市场效率,保障农业组织和农民在农业方面取得更好收益。

这些现代农业不同类型的表现,首先保证了农产品量的产出,与十九大报告一再强调的“确保国家粮食安全,把中国人的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精神吻合;其次不同形态的现代农业类型,可以让农民根据自己可使用土地面积和性状自由选择与项目的合作方式,为农民拓宽收入途径和增加收入提供了可能。

与之呼应的是,田园综合体模式在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完善农业支持保护制度,发展多种形式适度规模经营,培育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健全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中发挥了不可替代的积极作用,实现了小农户和现代农业发展新型生产关系的有机衔接。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提出要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大力发展乡村旅游,是实现城乡融合,促进生产要素在城乡之间自由流动的有效方式。一号文件明确,农民第二轮土地承包到期后再延长三十年。政策层面的新举措,对田园综合体模式中的文化旅游产业来说,是一个重大利好,也给流转土地的农民和承包土地的企业吃了一颗定心丸。稳定的土地使用权的保障,可以让企业有更多施展的空间。

土地承包年限延长,在土地上可以做更多更长远收益的休闲旅游项目,地面的经营价值相应增长。对企业来说,可以大胆进行一些长效休闲度假项目建设,摒弃短视和急功近利的做法,从而取得更大的收益。在农民角度,流转土地年限的增加,最直接的是可以增加土地承包费用的收入,远期来说,因为经营收入的增加,农民也将获得更多红利。这无疑增加了农民对田园综合体落地的支持度。

张诚认为,“田园综合体模式是在今天中国城乡状况下,系统性开展农业复兴、旅游开发、社区营造,开展田园文旅小镇、田园度假乡村规划、建设、运营的方法论。

基于“农业+文旅+社区”的田园综合体模式,田园东方自2012年开始进行项目实践,除了无锡田园东方蜜桃村项目,还组织实施了成都新兴和盛田园东方项目。

在这一过程中以产品和运营为驱动,以文旅产业为核心,带动农业和社区实现乡村社会经济全面,在一二三产融合领域不断探索实践。田园东方在无锡阳山打造首个田园综合体项目时,阳山镇党委书记曾这样总结阳山的发展路径:“一促三、三促二,美丽乡村靓城镇。”而阳山实现乡村振兴的三部曲则是“农村综合改革-美丽乡村建设-田园综合体”。

总结回顾阳山乡村振兴的实施过程,主要经过了八个步骤:农村改革、基础设施、土地整理、农业农场群、文旅示范区、特色田园乡村规划、区域整体开发、持续运营。与之类似地,在田园东方成都项目“天府新兴和盛田园东方”的打造过程中,也经历了八个步骤:村庄规划、七网建设、土地整理、村民社区、乐园+市集+商街、社区合作、区域整体开发、持续运营。

具体以无锡阳山田园东方的项目为例,就经历了从“农村综合改革——美丽乡村建设——田园综合体“的乡村振兴三步曲。

项目所处的无锡市阳山镇,位于我国的长三角地区,东邻上海、苏州,西接南京,南临太湖,北靠长江。自然环境方面,“水蜜桃之乡”阳山镇自然生态资源丰富,桃林大约2万亩,生态林7000多亩,山地约10平方公里,素有“绿色大氧吧”的美誉。

项目规划总面积约6000亩,其中包括3000亩水蜜桃种植基地,整个项目包含现代农业、文化旅游、田园社区三大板块。 2014年3月,无锡田园东方蜜桃村一期示范区正式开园,2018年,项目二期(北区)也已经开园面客。

在三大板块之中,现代农业是最基础的一环。现代农业板块共规划四个农业产业园及休闲农业观光示范区,来打造整个田园综合体的农业基底。四个农业产业园包括有机农场示范园、水蜜桃生产示范园、果品设施栽培示范园及蔬果水产种养示范园。田园东方在打造现代农业板块的过程中做了三件事情:第一,培训当地农民成为产业工人,从事田园农事生产,解决农民就业问题;第二,与科研院校合作进行产品研发,为科研院校提供田园研发基地与高校实践基地;第三,与政府合作进行农创开发,推广当地农业品牌。如此一来,在延续阳山水蜜桃农业特色的同时,将阳山镇既有的农业资源也进行提升与优化,力争拓展阳山镇农业发展新方向。

与此同时,田园东方品牌阳山水蜜桃产业链为基础,打造了一个现代化、科技化、品牌化的农业公司,包括水蜜桃全产业链、水蜜桃示范种植基地、水蜜桃产业研究院、蜜桃故事馆、水蜜桃废弃物循环利用中心、水蜜桃专业合作社。其中,最有特色的就是与阳山镇政府、桃农协会合办的关于水蜜桃种植、技术、标准、服务等产业相关的研究和培训机构“水蜜桃产业研究院”,以及水蜜桃品牌文化展示和体验中心“蜜桃故事馆”。

此外,在现代农业的基础之上,无锡阳山还以文旅产业带动三产融合建设了田园大讲堂、田园生活馆、拾房书院、拾房市集,拾房手作、拾房咖啡等文旅配套业态以及植物大战僵尸农场、疯狂拖拉机农场、蜜桃猪的田野乐园等亲子游乐业态,并定期举行田园音乐节、拾房夜话、田园村晚丰富多彩的文化活动,保留原乡文化乡愁的同时,注入现代文化元素,有效提升了原住民、新住民和游客的文化生活水平。

而在田园东方成都项目“天府新兴·和盛田园东方”的打造过程中,则经历了九个步骤:村庄规划、七网建设、土地整理、村民社区、乐园+市集+商街、社区合作、区域整体开发、持续运营。

张诚表示,每个乡村的基础条件不同,因此每一个乡村的发展步骤各有不同,田园综合体是一种方法论,没有必要生搬硬套,每一块土地都有其独特的答案,要尊重在地文化和当地的独特情况,实事求是地开展实践

总之,在地创生、区域发展,在乡村振兴这盘大棋中,既要看见树,也要看见森林,而田园综合体是乡村振兴的可操作样本。

营销中心:内蒙古呼和浩特赛罕区金桥电子商务产业园318 基地: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清水河县王贵窑乡高茂泉村蒙清园区 网址:www.mengqing.cn 电话:0471-6560560 / 4001800560

版权所有:内蒙古蒙清农业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 蒙ICP备17000840号-1  蒙公网安备15010502000666号 网站建设国风网络